<output id="9dt0i"><label id="9dt0i"></label></output>
  • <wbr id="9dt0i"></wbr>

  • <video id="9dt0i"></video>

      站點地圖
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校園生活 > 我眼中的華中大 > 正文

      王健:堅定地走在科研之路上

      文章來源:校報編輯部 閱讀次數: 添加時間:2015-05-11

      ■記者 汪泉 粟曉麗


      2006年獲“華中科技大學優秀博士學位論文基金”資助,2007年獲“王大珩光學高校學生獎”,2008年獲美國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學會資助,2009年獲湖北省優秀博士學位論文稱號,2010年獲全國百篇優秀博士論文提名,2011年入選“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”,2012年首屆“國家優秀青年科學基金”獲得者……


      同學眼中的“學術新星”,老師評價中的“難得人才”,學生心目中的“優秀導師”,從一名出色的學生到今天的博士生導師,一路行來,光電國家實驗室青年學者王健似乎收獲頗多。然而,只有走近他、了解他,才能明白,這一路,他也走得很曲折。但他始終堅持著自己的信念——低調做人,踏實做事,靜心科研。


      談求學:從“不出國”到成為實驗室Model


      “不懂的始終比懂的多,只有以更謙遜地態度去觀察和學習,才能鞭策自己更好地朝前走。”回想起自己的求學經歷,王健如是說。


      發表學術論文數十篇、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多項,從本科到博士,各種光環對于學生時代的王健來說已經習以為常。“那時跟身邊的人比起來,覺得自己在專業領域里算是不錯的,即使不出國,也能在國內做得很好。”因此,當時的王健一度打定主意,不出國留學,待在國內繼續研究。


      但機緣巧合之下,美國南加州大學的博士后之旅讓他對科研、對生活有了嶄新的認識。


      2009年初,到了美國的王健發現,自己是阿蘭·維爾納(Alan Willner)教授多年來招收的第二名、也是當時唯一的一名博士后。更讓他倍感壓力的是,實驗室的研究對個人動手能力的要求非常高,各類電子元器件的操作都需要自己完成,而這恰恰是他的薄弱環節。一時間,王健在國內科研過程中具有的優勢與自信“都被狠狠打擊了”。


      “雖然差距很大,打擊也很大,但我還有一點可以做,那就是面對這個現實,用行動去追趕。”于是,放下在國內的光環,王健開始了一段新的學習歷程。


      然而,三個月過去了,王健的科研項目始終沒有取得什么進展。維爾納教授對此很是不滿,甚至對他的能力產生了懷疑,并通過一位博士生表達了他的想法。“當時懷疑維爾納教授有過提前終止與我的博士后合約的想法。”了解到這個情況后,王健很是慚愧。


      “過去覺得自己還不錯,都是因為‘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’。”為此,王健將所有時間和精力都用在了實驗和書本中,默默地、狠狠地下著功夫,想要憑實力贏回導師的信任。


      雪上加霜的是,忘我努力的王健依然在實驗室犯了錯。在一次由他牽頭的實驗中,由于操作失誤,一件價值頗高的激光器被燒壞了。


      “事情已經發生,不管結局如何,我都要把自己能做的做好。”面對困境,王健積極采取措施,盡全力挽救失誤和損失。


      幸運總是為有準備的人而準備的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這次實驗失誤之后,維爾納教授不但沒有責怪他,反而認可了他的能力。原來,王健在實驗失誤后果斷采取了正確的補救措施,避免了更嚴重的后果,還提交了實驗的完整數據和挽救報告。在維爾納教授看來,這些都是王健獨有的科研能力。


      度過留學適應期,憑借過硬的根基和全身心的投入,王健開始成為實驗室的關鍵人物,越來越多地參與到實驗室各項研究和事務的決策中。不久,在一次交流中,維爾納教授對他說,“健,之前我希望你成為實驗室Model,現在你做到了。”


      光電子器件與集成功能實驗室副主任、王健的博士生導師孫軍強說:“王健的心理素質很好,自我調節能力很強,是個很有韌性的人。我相信,任何情況下,他都不會放棄對學術的追求。”一波多折的博士后求學經歷,正好印證了這樣的評價。


      發高水平論文:從夢想到實現


      “發表高水平論文,一直是我的夢想。”王健堅持著這個夢想,追逐著這個夢想,也在實現著這個夢想。


      2012年6月,《自然?光子學》刊發了以王健為第一作者和通信作者的研究論文。論文發表后,產生了較大的國際影響,并引起了《科學》關注。8月,受《科學》編輯邀請,由王健為共同通訊作者撰寫的研究展望文章發表于《科學》期刊。


      這篇論文發表的背后,也有一段曲折的故事。


      論文的實驗主體主要是王健在美國攻讀博后期間完成的,相關數據處理和理論模型是他回國以后所做。論文初稿完成后,他向維爾納教授表達了把文章投遞到《自然?光子學》期刊的想法。沒想到,維爾納教授對此并不贊成。


      當時,維爾納教授的理由是,本專業的科研成果很少發表在《自然?光子學》期刊上,他希望王健還是采取穩妥一些的辦法,把文章投遞到專業聯系比較緊密的期刊上。但王健并沒有聽從導師的這種處理方式。


      “在《自然》及其子刊等頂級期刊上發表論文,一直是我從事科研保有的夢想。而且,我認為這項科研成果具有一定的創新性。既然如此,為什么不嘗試一下呢?”王健這樣解釋自己“倔強”的堅持。


      為了說服維爾納教授,王健和小組同事們進行了多次溝通,詳細解釋論文能夠投遞到《自然?光子學》期刊的理由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經過他的努力,同事們也都認同了他的觀點。最終,王健得到了維爾納教授的肯定以及小組同事們的支持,將論文投稿至《自然?光子學》。


      果真如王健所料,論文很快得到了雜志評審的回應。他們認為王健的科研成果在專業上有創新性,具有發表價值,但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。這給了王健繼續努力的動力,也讓維爾納教授甚感意外。“科學研究不能太禁錮自己的思想,要有能聚焦的科研點,也要有能夠發散的思維和視角”,王健說。


      為了得到評審們的完全認可,從投稿到最終發表,王健和同事們一起對論文進行了50多次修改。維爾納教授也漸漸改變了自己的一些看法。事后,他對王健說,當初王健的堅持十分重要,改變了他過去的很多傳統觀念,做科研確實應該多一些嘗試。


      回過頭來看論文發表的經過,王健說:“從小,我就很喜歡鉆研,對未知充滿了好奇;現在,做科研是我的愛好,是內在的驅動力使然。當然,我也很感謝早期幫助我養成堅韌科研態度的老師,是他們讓我堅信:無論是科研還是生活,都應該有始有終,堅持不懈是科研人員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。”


      帶學生:改“幫著推”為“一起推”


      在光電國家實驗室2013級博士生胡曉看來,王健帶學生、做科研的最大特點是以身作則、追求完美。“每當遇到科研難題時,王老師都會和我們充分討論,尋求最優解決方案。拿推車上坡打比喻的話,很多老師是幫學生推車,而王老師則是和我們一起推車,這樣給我們的引導和激勵會更大。”


      博士后工作結束以后,王健就回校開始了作為一名研究生導師的科研生活。他把從美國學到的思維、理念和方法運用到了自己的工作中,也慢慢有了自己的“粉絲”,胡曉就是其中一員。談起從一名“門外漢”轉專業成為光電專業博士的經歷,胡曉說他最要感謝的是王健不以出生論英雄,而是看重學生學習研究的能力。


      胡曉本科、碩士期間所學的專業都是物理理論,與光電專業的關系并不大,但卻想到光電國家實驗室讀博士。“我早就聽說了王老師的年輕有為,覺得如果能跟著他做學問,應該能學到很多。但當初找他做自己的導師,我心里真是沒底。”


      抱著試一試的想法,胡曉找到了王健。為了掩蓋自己在光電專業領域知識儲備的不足,他還臨時“惡補”了許多文獻,可心里依然忐忑,“王老師畢竟是專業上的‘大牛’,一問就能摸清我的底細”。


      出乎胡曉意料的是,第一次見面溝通,王健并沒有問胡曉很多關于專業知識方面的問題,主要是詢問了他之前參與項目的一些情況。


      “跟著王老師學習近兩年了,現在我才知道,當初他對我的提問,主要是想看看我的科研態度,他更看重的,是學生不斷學習和研究的能力與耐力。”依靠勤學好問的基礎品質,胡曉順利成為王健的博士生。


      關于研究生的培養,王健認為,國外大學、科研機構的一些做法是值得借鑒的。“國內很多導師在指導學生的時候,總是讓他們找文獻、做匯報。學生往往不知道從文獻里該看些什么,最后只能是泛泛而談。而國外導師指導學生做科研,更強調以具體問題為導向,目的性、原創性更強。”因此王健課題組的每周組會都會有一個明晰的主題,跳出了“讀讀文獻,做做歸納”的“形式化組會”怪圈。“我希望自己指導的學生能夠務實一些,清楚自己的所想所思所做。”


      “上一次組會沒有解決的問題,王老師要求大家一定要在會后搞明白,然后在下一次組會上進行匯報。”胡曉說,有一次組會,他一個人匯報了兩個多小時,剩下的一個小時王健和同學們都圍繞他的匯報進行討論,解決了他的一些疑惑。


      “那一次讓我很震驚,王老師并沒有因為我占用組會時間而不高興,反而和我們一起進行深入溝通,真是和我們一起推車前進,給了我很大激勵和成長。”


      王健還經常向學生強調細節的重要性。論文中的字號、字母大小等格式問題,都是他常掛在嘴邊的。“王老師對我們說,細節往往會起到關鍵作用。如果連細節都處理不好,更無法沉下心去做深入的科學研究。”胡曉說。


      導師孫軍強見證了王健從一名優秀學生成長為優秀老師的過程。孫軍強說,讀書期間王健就是一個很勤奮、悟性高、有創新思想、學習能力很強的學生。現如今,在孫軍強看來,王健更是一名出色的導師,“剛從美國回來,他就申請到了一個‘973’項目的子課題;現在他的科研方向很新,都是他自己帶著團隊努力地干著。”



      “所有成績的取得都只能說明你過去做了什么,而不代表將來。把職業變成事業,才能永葆熱忱與激情”,王健清楚地認識到專業學術領域的探索是永無止境的。一直以來,他都深愛著光電學科的研究,也堅定地走在這條科研之路上。

       

      激情五月色播五月